珀花了
长大后我想当外星人
 
 

邵陵《如屑》repo

说实话,看到书本时我的第一反应很不浪漫:“这尺寸不是A5。”

但这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一个很浪漫的弄巧成拙:出血大概出了一些小问题,却导致页码和页眉的效果非常漂亮;纸张估计不是最值钱的那种,但稍稍泛黄和内页设计相得益彰;字迹印刷得不太清晰,但不影响阅读又符合纸张的年代感。

所以我给印刷厂打了个低分,但你们亲眼见过《如屑》这本书的话,多半会和我一样给出不可思议的高分。

不过有个不浪漫的bug还是得提一提,目录虽然设计得超级无敌好看,但是页码标错了几个呀……样刊还是得校得细致些才行噢!


故事其实不大需要我去评论,邵陵的读者中比我擅长文评的大有人在。没有入手这本书的各位不妨也去邵陵的主页看看,《如屑》收录的内容大多也能在这里找到,虽然lof的页面远不如书本的内页好看,但许多评论也是很精彩的。

不过最近才读的《寿宴》,我很渴望谈一谈它。

我对亲情题材从来没什么兴趣,相比之下我觉得《无畏》的情节比它有趣多了,但《寿宴》中对“死亡”的形容,实在让我感动又胆战心惊。

“住在老家的一段时间,我确认了,他真的可以久久地待在家里,坐在那张桌子旁,不做任何事情,放空一般,坐上很长的时间,像是在等待一位必然会到的访客最终的来临。这让我感到悲哀又害怕。”

“像是在等待一位必然会到的访客最终的来临。这让我感到悲哀又害怕。”连我自己都对这份感同身受感到惊讶。我觉得“向死而生”是个精彩极了的词,却对含义百思不解,直到有一天我开始思考“死亡”。

我怕死,我特别怕死。一旦我死了,就与世界毫无牵连了,即便成千上万的人记得我吊唁我哪怕百年之后依旧纪念我,也都与我无关了。我能留给世界的也许不计其数,而世上可供我带走的,什么也没有。太不公平了。而我畏惧的又并非不公平,而是“到此为止”,没有复活选项了,没有按错键了重来,没有存的档全bug掉了得从头开始。我倘若一死,就什么都没了。

而我正向终止前行去。

何以年轻的人这样沉重地思考死亡呢?也许恰是年轻的人才会这样沉重地思考死亡。他们既害怕死亡,又尚不知道什么是死亡;他们知道自己必然会死,又尚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死,是四十年后吗,还是五十年后呢?侥幸六十年后也未必。

这样想来,我才觉得轻松了。

我尚是个健全的人,我能够思考,而一切思考的结果总是消极的原因,仅仅是我尚且年轻罢了。只要活下去,就会有好事发生。


像喜欢邵陵的每篇作品一样,我也很喜欢邵陵写的赠言。

我会谨记的。谢谢你!

 @邵陵笔冢 

 
评论(1)
热度(8)
© 珀花了|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