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花了
如果您喜欢我,我就尊敬您爱戴您拥护您!
 

一连串梦

我醒了,但身体还没有醒。我怀疑每一次鬼压床都是在告诫我要当一个忠诚的唯心主义者:只有意识才是“我”,身体只是“我”所拥有之外物。

问题不大,我确实是一个比较忠诚的唯心主义者。但现在有点麻烦,如果我的身体再不醒过来,它就不能走下床走出宿舍走去课室。即使很多时候我认为坐在课室里的收获并不比躺在床上空想来得多。

我的身体比我的意识多睡了两分钟,因为手机已经震动了两分钟,没有人伸手去“划动关闭闹钟”。

我的室友比我的意识醒得更早,她已经在准备走出宿舍了。然后突然回头看了我一眼,踩上我的椅子,拉开我的蚊帐,看着我。我的意识要求我的身体动一动手指,它答应了。室友心领神会,一把把我拖起来。

醒了!...

 

又一个梦

我做这行很久了,没有五险一金,但收入很高——清理犯罪现场。
男朋友也没有五险一金,收入还很悬——黑道。黑道收入不高的,并不像外行人以为的那样,详见史蒂芬列维特《魔鬼经济学》。
今天快要下班又临时加班,不过这行本来就没有朝九晚五的说法啦,男朋友一通电话我就得赶过去。是个宾馆,连锁酒店。我不懂他怎么会选在这种地方动手,人来人往,很难善后;既然选在这里了,就该动作轻些,完事自己清干净。但还是得去,这行也有职业道德,甲方再古怪乙方也得硬着头皮干。
现场很……一片狼藉再加点血。很讨厌。我得把血迹处理了,这是本职工作;还得把弄乱的房间恢复原样,这是该家政公司干的。
还在床头柜下翻到了男朋友说“偷情的时候最喜欢穿的...

 

一个梦

我认识他们俩的时候才六年级,在我的教室门口,他们教我如何把楼梯扶手玩出花。
我觉得翘课不好,但跟他俩待在一起很开心,做人呢最紧要就是开心,学会这一点才能好好做人,所以我经常翘课。我翘课不严重,被发现大不了装作出来上厕所,赶紧回去就得了;他俩不行,毕竟他俩初一了,怎么也解释不通上课时间躲在六年级的楼道里。
这间教室是他俩去年和前年的教室,前年读六年级,去年读第二个六年级。今年为了这个楼道里光滑的楼梯扶手还想读第三个六年级,迫于各方压力没能实现。
抓着楼梯扶手练“轻功”的时候,我怎么也想不到,他俩后来会双双休学——休学是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是休学去了纯阳宫。
我的老天爷,二十一世纪了,居然真的有人去纯阳宫...

 

剑三大师赛水月无妄思战队应援曲——《带吴钩》

水月无妄思武汉复活赛上海线下赛加油!!

5sing

网易云


【水月无妄思】带吴钩
——剑网三第三届竞技大师赛水月无妄思应援

策划:时醉
原曲:《そうせっか》
填词:秦穆筝
翻唱:叶榭
后期:三星堆后期组
美工:竹名君 @竹名君 
协力:卅

【叶弈墨】
禅钟无妄 云卷舒寂 摩诃亦无量
剑藏梅隐 吹荷鸣柳 夕照断桥流霞锋芒
天下为局 以身作棋 谈笑弈一场
翰墨尽数 展卷执笔 敛手静观流风长

【海棠】
吟诗作歌 细嗅梅花 听雨落海棠
玄甲负雪千秋业 少年成书白马章
一弹流水 吟鹤响 ...

 

千正合志《puhahaha!!》

通贩

余本好像不多了,再发一次~

 

【原创】乱事巨星

·乱世巨星 不是BGM,好听而已

______________

石最在进入添汀娱乐公司的第三个周,把印着御坂美琴的痛车锁进了仓库。

添汀的风气对宅男实在是很不友好——说来话长,长话短说,石最未来的队友关景涵竟然觉得二次元都是弱智!

“他根本不懂!他都不了解二次元!他肯定没有信仰!”石最嘴上辱骂关景涵,手上恨恨地扭动钥匙,好像锁眼不是锁眼而是关景涵的屁眼。

石最不是没种,而是有大局观。他是要出道当偶像火遍全亚洲的,眼下的这一点小矛盾退让一步就是了。还好跟关景涵还不熟,没让他知道自己二次元的身份,这种没有信仰的年轻人多半也没什么气度。

-

添汀娱乐公司是一家成...

 

【原创】超能力熊壮壮(下)

·展示新头像,鸣谢 @槭青 

____________________

喜欢并不是一件轻易的事,尤其是对自幼单亲且母亲有点点奇奇怪怪的熊壮壮而言。

他最初是不愿意接受胡椒娇的乱点鸳鸯的,胡椒娇倒也没有要强迫他的意思,这却浪费了他在无数个辗转反侧的失眠夜里背诵好的说辞,让熊壮壮有种无奈的脱力感。

这一锤子迟迟没有机会凿下来,久久地悬着,让熊壮壮好累好累,简直快要成了他的心魔。而胡椒娇竟然真的再没提过艾柯柯的事,哪怕她再提一次萧田田呢!只要开个小缝,熊壮壮就能顺着它撕裂,进而呐喊出他的真情实感。

他受够了等待,又不肯向胡椒娇乞求,只好来找姥爷。

“我有...

 

【原创】超能力熊壮壮

·不是每个故事都有结局

_________________

熊壮壮他妈胡椒娇年轻时候是个杀马特小太妹,怀上他时才十八岁刚满,原本是要打掉他的,好巧不巧,预订手术的那天有个风水先生去切阑尾,走错了门,见了他妈的肚子那叫一个激动:“站住!这孩子不能打!”

他妈再怎么打架打得风生水起,哪个十八岁的小姑娘不怕打胎呀,无痛人流那都是骗小女孩的,他妈这种见过世面的小太妹不信这个。听了风水先生这话立刻起身要走,被熊壮壮他姥爷一把拉回来:“打!不打怎么的,留着给你对象养呗?”

“打不得!打不得!”风水先生急得小旗子满天甩,仿佛他是熊壮壮他爷爷似的,“这孩子命格不凡,未来必有超能力呀!”...

 

【DRRR!!·折纪/临正】无妄之灾

前篇 (《背主的猫》)

___________

明明已经非常明确地表达了要与折原临也老死不相往来的意愿,却还是被他钻了空子:“也就是说恋人的关系还可以继续咯?”

明明“这种关系早八百年前就结束了”这句话已经滑到喉头,突然之间却好像失了声一样,好像嘴唇被施了冰冻的魔法一样。从那一刻开始的大脑就被别的什么人占用了,当时既没能反驳,现在也想不起来自己是如何离开折原临也的公寓,如何回到自己的出租屋,如何习以为常一样地回复折原临也带着爱心符号的讯息。

“那小正臣要认真上课哦,周末我再去池袋找你❤”

“不用临也先生说我也知道啦,我可是风纪委员来的,”

——到底怎么会变成,或者说变回现...

 
© 珀花了|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