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大后我想当外星人

【BTS·国旻/飞咻/南硕】Pied Piper×Liar

金泰亨第一次见到朴智旻,他在跳着娱神的舞。

押送祭品的队伍浩浩荡荡又死气沉沉,只有作为祭品的舞者本人生机勃勃,在八抬巨鼓上踩出空旷的鼓点;此外,没有其他音乐了,不该有其他音乐了,除了他亲自踩出的鼓点,再没有声响能和娱神的舞共鸣了。

朴智旻的一边额发向后梳紧,一边半虚半实地垂在眼睑。他的汗来不及落下就被狂风掠走,抬鼓人的视线来不及停下就被他沉醉的姿态赶走:这个疯子,恐怕还不知道这是赴死的路。

镇上起了半个月的北风,穿过北方沙漠而来的风,卷着北方的干冷和沙尘而来。先是镇里的道路被尘土覆盖,短短十天,集市退化成三百年前的荒凉;接着是村庄里的农田被细沙淹没,地下水被吸干,很快连最深的井里也打不出...

【DRRR!!·折纪/临正】蚯蚓

灵感部分来源于万分温暖老师的《未满》。非同圈所以不at不附链不打扰。

____________

折原临也明明是领养来的小孩,但是爸爸妈妈爱他比爱我还要多。这样说着的时候我也并没有不满,这是太理所应当的事了,我是生出来的,他是爸爸妈妈挑来的,他先战胜了几十个小孩才来到我家,紧接着也战胜了我。

来到我家的时候折原临也正是要读小学的年纪,而我是个走路还会摔倒的小动物——后来我才想起来,爸爸妈妈为什么要在这种时候领养一个比我大的孩子,难道是为了要他照顾我吗?但是没有机会问了,折原临也把我从爸爸妈妈身边带走了。爸爸妈妈把折原临也带来我身边,折原临也却把我从爸爸妈妈身边带走了。如果这样的照顾也算照顾...

不觉得最近的跑弹,糖也太爱tease哼了吗,但是哼回应的热情好像一般般的样子?跑弹是muster之前录的吧,所以糖不让哼抱?我这个磕法OK吗

【BTS·旻国旻/飞咻】Pied Piper×Liar

1.

金泰亨第一次见到朴智旻,他在跳着娱神的舞。

押送祭品的队伍浩浩荡荡又死气沉沉,只有作为祭品的舞者本人生机勃勃,在八抬巨鼓上踩出空旷的鼓点;此外,没有其他音乐了,不该有其他音乐了,除了他亲自踩出的鼓点,再没有声响能和娱神的舞共鸣了。

朴智旻的一边额发向后梳紧,一边半虚半实地垂在眼睑。他的汗来不及落下就被狂风掠走,抬鼓人的视线来不及停下就被他沉醉的姿态赶走:这个疯子,恐怕还不知道这是赴死的路。

镇上起了半个月的北风,穿过北方沙漠而来的风,卷着北方的干冷和沙尘而来。先是镇里的道路被尘土覆盖,短短十天,集市退化成三百年前的荒凉;接着是村庄里的农田被细沙淹没,地下水被吸干,很快连最深的井里...

【BTS·飞咻】快要吵架就要牵手不就更会吵架了吗

3.

金泰亨似乎与生俱来地具有恋爱的天赋。闵玧其这样评价的时候,被朴智旻揭老底说他明明就是谈得多才懂得多,金泰亨反驳说只是跟你比起来谈得比较多,谁会二十几岁还没谈过恋爱啊。

“我也没谈过,网恋不算。”田柾国一秒站队,力证金泰亨独自风流。

金泰亨翻个白眼:“那干脆你们互相解决一下,反正两个人都有点喜欢男人的样子。”转而向闵玧其解释,“真的不多,就两三个。”

“两三个还不多?你出道才几岁。”闵玧其故作惊讶,“风流啊,金泰亨。”

“那个时候追我的人太多了嘛,收情书很麻烦的,跟人谈恋爱就会少收一点。”金泰亨完全看透闵玧其惊讶的表演成分,但还是语气黏腻腻地配合他表演吃醋和辩解,“没有感情的,我...

【BTS·飞咻】快要吵架就要牵手不就更会吵架了吗

2.

田柾国对于闵玧其和金泰亨的恋爱关系还不是很适应。

第一次是在待机室看见闵玧其在沙发上睡着,金泰亨被他牵着手倒在他肩膀上,极为不便地用左手划着手机屏幕。朴智旻不知道是来找金泰亨还是闹闵玧其,反正看见这个场景就扯了扯田柾国的帽子,田柾国心神领会地跟他走了。

第二次是在宿舍,金泰亨求了好久田柾国才答应带他打游戏,前几局还算顺利田柾国一枪一个头金泰亨一个头一句田柾国你是我哥;金泰亨突然闭麦之后水平骤降极力妨碍田柾国发挥,气得他跑去梆梆梆地敲金泰亨的门,不等应答就开门进去:“金泰亨你电脑坏了还是头坏了……啊suga哥。”见闵玧其坐在他旁边抓着他键盘上的手腕,心神领会地走了。

第三次是排练,...

【BTS·飞咻】快要吵架就要牵手不就更会吵架了吗

1.

“如果感觉要吵架的话就牵手吧。”没有想到金泰亨后来就开始故意找借口要吵架。闵玧其一半自愿一半受到其他成员的监督而把方法贯彻到底,逐渐牵手都成了习惯。

没有活动的时候两个釜山人喜欢一起喝酒,金泰亨喜欢跟他们俩玩所以偶尔也参与。跟朴智旻喝酒的体验很好,跟田柾国喝酒的体验也不错,但凑在一起喝酒就有风险。一次田柾国非要跟朴智旻拼酒,金泰亨说你肯定喝不过他,朴智旻说那你一杯我三杯。结局是两败俱伤,两个人疯得不可开交,金泰亨醉又醉得不彻底,没法一起疯也跑不掉,成了最大受害者。从此以后但凡酒桌上同时出现朴智旻和田柾国,金泰亨就只喝可乐。

这天三个人又凑在一起,闵玧其路过嗅到生鱼片的味道,就也坐下...

【BTS·国旻】聪明的金泰亨

玫瑰碗day1《so what》没被田柾国摸,朴智旻稍稍疑惑。

明明就算以判定田柾国行为的专门标准来看,这小子最近也高调过头了。金硕珍甚至开玩笑(但表情和语气都很认真地)问他:“柾国啊,你是有要参加gay proud游行的打算吗?”田柾国难以置信地反问:“哥乱说什么啊?韩国哪里有这种游行。”后来这段对话在公司里一传十,竟然被解读成“田柾国要在韩国发起gay proud游行”,不知道到底是从传播的哪一环开始变得古怪;或者是从两人不指名讨论的事件本身开始就古怪。

玫瑰碗day1《so what》没摸朴智旻,田柾国稍稍疑惑。

朴智旻终于把反复补色变得越来越亮的粉发染回黑色,染发时间田柾国就一直...

【BTS·糖旻糖+玧智】Atone

“闵玧智?”

方校长把转学生的资料递给朴智旻,班长立刻对这个名字作出反应。

“闵玧其的妹妹。但是是很优秀的孩子,一心要考建大所以转来我们学校,智旻你和泰亨要多多关照她哦。”

闵玧其的妹妹。

“但是”是很优秀的孩子。

朴智旻比方校长更敏锐地察觉到他下意识的不恰当措辞,但实在也不能反驳。

闵玧其比朴智旻的同级生大三岁。本来就晚了两年读书,又因为出勤率太低和缺考被留级,成为朴智旻的同级生;新学期头一个礼拜没见过几次人影,第二个礼拜就因为抑郁症休学了。

妹妹倒是长得很漂亮,一一对比的话五官简直和闵玧其完全一样,但拼在闵玧智的脸上看起来就很幸福——幸福的反面并不是不幸。意思是闵玧其从长相来...

【BTS·V糖/飞咻】Sigh

他的一口气叹了又叹,每一次都是用这一口叹不完的气回应你的表白,意思是你不识好歹地表白了一次又一次。图什么呢?为了看他叹气之前的轻轻咬唇?是一个原因。你没有听过那么诚恳的戏谑,更没见过那么戏谑的诚恳。

你也没有想要更多,因为你的爱也就那么多。尤其是对闵玧其,如果是朴智旻的话你应该会爱很多很多,但那是闵玧其。他跟爱情中间可能是隔了一层玻璃,有的时候看起来是空无一物,但要去触碰就会清楚地知道存在阻碍;如果要去撞,那就是疯了或者傻了。

或者像你在夏威夷撞的落地窗,是阳光太烈了。当时的闵玧其从你身后经过,后来的你爱的闵玧其好像在玻璃窗的另一边,你想,这个比喻不够恰当:是在说闵玧其跟爱情中间隔了一层玻...

© Lair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