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花了
长大后我想当外星人
 
 

【DRRR!!·折纪/临正】七七六十四

“哈?黄巾贼?啊没错,我以前是加入过这个独色帮。和蓝色平方冲突之后解散了,听说后来又复活了?但是那个时候我已经没有兴趣了,我啊,在那之后就好好当一个上班族了。”

“之前为什么要加入?当然只是抱着玩玩的态度了。虽然黄巾贼在当时的独色帮里不是最强的,但到处都在传新宿那个厉害的情报贩子,折原临也,是黄巾贼的人。”

“不不不根本没这回事,加入之后才知道他只是和将军纪田正臣有些私交而已,一直对我们强调说他是中立的。”

-

至于折原临也为什么会和初中生纪田正臣有私交,当然不仅仅是因为他长得比较可爱了。

最开始只不过是拉着几个朋友一起帮助被堵在小巷子里的女孩子而已,慢慢地居然发展成为池袋数得上号的独色帮,要说连纪田正臣本人都感到意外就太不可信了——既然有人愿意围绕在自己身边,干脆就把大家聚起来吧。不需要像其他独色帮那样常常打架,只是给大家和自己一个归属地而已。

但是既然要让大家觉得可靠,当然不能总在和其他独色帮的争斗中败下阵来。主动出击就不必了,但是如果是对方找上门来惹事的话,就不得不给予反击。

——然后就不幸地遇上了那个“超能力者”。

“我叫折原临也,是所谓的情报贩子。”

危险。

第一次见面,纪田正臣就在这个人身上嗅到了危险的味道。

可对方毫无察觉似的。不,他可不是这么迟钝的人,他当然知道纪田正臣对自己毫无信任可言。但他并不在意,只要他相信纪田正臣就够了。

“我说纪田君,怎么说你也是将军。虽然我理解你不爱打架,但打起来总是这么没有章法可不太好。”

“……哈?”

“不如我介绍个人给你吧。”

纪田正臣这才认识了门田京平。

按说门田只是折原临也介绍来教初中生打架的,他也没有必要过问太多。但他似乎对正臣和临也的交情很不看好,趁正臣喊累不想再练了的时候,坐下来对他旁敲侧击地说了一些话。

“临也那家伙对你说的话,挑着听。”

正臣意识到自己与折原临也初次见面时的直觉没有错,但毕竟门田京平是临也介绍来的。他对临也不信任,对门田又能相信到什么程度呢?

于是他试探着回答:“临也先生……的情报一直都很准确,帮了黄巾贼很大的忙。”

-

“你要买黄巾贼的情报?那个组织可是已经完全解散了,连将军都撒手不管了。”

“嘛不过想要知道什么是你的事情,我只管把情报告诉你然后收你的钱。说吧,你想知道哪方面的?”

“我确实无偿地给当时的黄巾贼提供了不少情报,所以他们才能那么快壮大起来。——话说,如果你想要顺便探听关于我的事情的话,这点酬劳可不够哦?”

“开玩笑的开玩笑的。这条算我送你的吧,难得还有人来问黄巾贼——那个将军可是比你们以为的还要厉害,只是太小心翼翼了。我呢,想要看气球‘嘭’地一声爆炸,所以给他打了打气,让他的欲望稍微膨胀一下。”

-

当时的独色帮之中,最激进的一个就是蓝色平方了。这和他们的首领泉井兰脾气暴躁有直接关系,但也正是因为泉井脾气太差,组织里能打的都不愿意被他压着,剩下的都是些泛泛之辈。

这和黄巾贼的情况恰恰相反。独色帮人人都知道黄巾贼虽然气质温和,但实力毫不差劲。这么多手段狠到疑似反社会人格的打手心甘情愿地留在将军麾下,可见这个纪田正臣的手腕也不细。

可惜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泉井兰就做不到这样的简单推理。在他眼里纪田正臣只不过是个闹着玩的初中生罢了,但既然“道上”对黄巾贼评价这么高,不如拿它开刀打响自己的蓝色平方的名声。

结果不言而喻。

蓝色平方也不是集体智商掉线,料到后果的成员有不少。但他们巴不得泉井兰吃一次大亏呢,总是被他呼来喝去,有事没事还爱在内部使用暴力,奈何自己打架实力不如人,只能忍气吞声。这番争斗之后,不少人借着“和黄巾贼敌对实在太危险了”的理由,要求退出蓝色平方。

泉井兰被气得不轻,相当火大,喷着口水喊道:“想走的自己给我滚!现在立刻滚!”

于是“呼啦”一半的人都散了,原本狭窄的废弃仓库一下子显得不仅宽敞而且空荡。

得到消息的纪田正臣当然开心得不得了,恰逢周末,他兴高采烈地就搭车去了新宿。

折原临也那家伙,没准比自己还要早就知道了。但还是想亲口告诉他这个消息——

“我们根本都没出手,蓝色平方自己就垮了一半!”

折原临也轻轻抓住正臣激动挥舞着的手腕,示意他冷静一些:“你们哪里没出手?我可是听说,闯进你们基地的那些家伙被揍得不轻。”

正臣满不在乎却又有点得意地耸了耸肩膀:“自己找上门的就要十倍奉还,这是黄巾贼的一贯宗旨。”

临也看他正在兴头上,也就由着他说什么是什么了。

“临也先生!虽然现在才说显得很没诚意……但是能认识你真是太好了!”

“哦?”

-

“有个叫‘折原临也’的人……这家伙很危险,绝对不要和他扯上关系。”

-

折原临也对于黄巾贼的迅速壮大就显得不那么激动了,倒不是因为他无所谓黄巾贼的盛衰死活,这一切的发展实在都在他的意料之内。他既相信纪田正臣的潜力,更相信自己的眼光。有了他折原临也助力的黄巾贼,会输给其他独色帮才见鬼了。

“正臣你也不要事无巨细都向我汇报了。我会帮你全是出于你——纪田正臣这个人的原因,至于团体组织之间的斗争,我的立场是绝对中立的哦。”

这话听得纪田正臣耳根一热,也就没有多余的注意力去发现折原临也眼里的其他意味了。

和蓝色平方的一战大获全胜之后,纪田正臣难免有点飘飘然。不仅仅是他,手下那些人的欲望更加膨胀,急吼吼要乘胜追击,要扩大势力。纪田嘴上说着不要太急躁,但对手下激进派的激进行为也睁只眼闭只眼。

——黄巾贼当然是越强大越好。作为归宿的话目前的程度就足够了,但是想要被临也先生认可,还远远不够。

黄巾贼的火势越来越旺盛,眼看就要蹿出安全范围了。纪田正臣的野心也熊熊燃烧着,才至于连折原临也的告诫也只在耳边过了一遭。

“如果想要杀人的话,就要做好被杀的准备。”

折原临也作壁上观。

-

“我哪知道绑了他女朋友他就会腿软到走不动路。当年他的军师被我们绑来的时候,那小子可不是这个反应。”

-

纪田正臣知道蓝色平方又冒头了,但还远远不足以和现在的黄巾贼相提并论。他打算让泉井兰再多白忙活一段时间,日后挑个他喜欢的时机把蓝色平方一举歼灭。

手下带来消息说折原临也被蓝色平方控制了的时候,谷田部按住了立刻就要起身的纪田正臣,附在他耳边说:“门田先生说过的话,不能全然不信。”

纪田正臣眼色一沉:“我有分寸。”

应蓝色平方的要求,他一个人来到对方的驻地。即使受到门田京平的指导之后战斗力大有提升,纪田正臣也没有自信一个人带着折原临也逃出上百人的包围圈。但如果被发现带了其他人,折原临也就要面临未知的风险,他别无选择。

泉井兰倒也没有耍什么心眼,见纪田正臣确实是一个人来的,就掀开了折原临也头上的布袋。他只有双手被反绑在椅背上。

纪田正臣瞥了一眼折原临也泛红的嘴角,懒得问什么条件,二话不说直接上前放倒了泉井兰。

但来不及补上一脚好让他昏迷不醒,四五个新加入蓝色平方的好手就围了上来。纪田迅速地环视一圈,调转了一个方向先劈手夺过其中一人的棒球棍,并顺势照着他的膝盖来了一棍子,紧接着蹲下身反手一甩绊倒了两个扑过来的壮汉。先倒下的那个反应敏捷,门牙正在往地上磕的时候就死死抱住了纪田的右腿。他既无法挣脱,也不敢贸然抬起左腿交出平衡,被制在原地无法动弹时仍肘击了一个试图从后面勒住他脖子的对手。

但对于更多来自视觉死角的攻击他就无力招架了。一根向纪田的头挥来的铁棍突然改变轨迹,伴随着金属相撞的声音劈在他的后背上。重击之下他向前倒去,才倾斜到半途就被一条手臂拦着肩膀抱住,手臂的主人用另一只手开枪废掉了抱住纪田的腿的两条胳膊。

正臣背部的疼痛感尚没有缓解,但正是疼痛感让他的感觉更加敏锐。他不需要扭头去看,就知道折原临也正举枪对着只有冷兵器的蓝色平方。

他感到临也勾了勾嘴角,应该是要对那帮被枪吓呆的家伙说上几句的预兆。可临也还来不及张嘴,那边泉井兰就挣扎着爬了起来——他是被纪田正臣在体力毫无消耗时用尽全力击倒的,能这么快站起来已经很值得夸奖了——纪田正臣调整呼吸,在折原临也肩膀上点了点头示意他可以放开自己。

他走向泉井兰的步伐越来越快,以至于泉井兰还没有完全回过神来,就被一把抓住脑袋狠狠撞在墙上。

泉井兰的血在墙上糊成一大片,有折原临也嘴角的十倍还要再多。

折原临也跟在纪田正臣身后回到了黄巾贼的驻地。

手下们看到将军安全回来,还带回了折原先生,有人已经激动得喊“将军”的声音里都带了哭腔。纪田正臣则是嘻嘻哈哈地把大家都劝回家,再三确认正臣确实没事之后黄巾贼们很快地散去,把空旷的仓库留给他和折原临也。

两人相对站着,谁也没有先开口。

纪田正臣的呼吸不太均匀,注视着临也的目光也有些涣散。

为了防止他大脑缺氧而倒地,折原临也向前一步环抱住他。正臣却放任手臂向下垂挂着,丝毫没有要礼尚往来的意思。

临也的声音就贴在耳边:“你猜到多少了?”

“泉井兰不会聪明到去抓你,你不会笨到被泉井兰抓住。”

“你就这么相信我?”

纪田正臣没有答话。

“应该说……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相信我的?”

“从一开始。”

和谈话内容的气氛完全不同,折原临也一直温柔地轻拍着正臣的背部,一直到短暂的对话结束之后,纪田正臣又花费漫长的时间稳住呼吸。

他猛地发力,挣开临也的环抱。

对方用询问的目光看着他,但那目光又分明表现着“我什么都知道”。

“临也先生您说过,让我不要置身于危险之中。”

-

“不,应该说……折原临也这家伙,本身就是‘危险’。”

 

 

FIN.

评论(5)
热度(64)
© 珀花了|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