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花了
长大后我想当外星人
 
 

【DRRR!!·千正/搭讪组】沉迷失恋

  为了庆祝毕业,纪田正臣再一次向全级37位女同学表白,接着顺其自然地被拒绝37次。

  园原杏里暂且不说,她会和龙之峰帝人在一起也是意料之内的事——倒不如说直到现在才确定关系,这才是意料之外的事。其他女生更是这样,大多在毕业之前有了男朋友,好在她们的男朋友也都很了解纪田正臣的习性,并不把他的行为当作性骚扰而找他的麻烦。

  当然了,就算真的有这种认真过头的人,纪田正臣也不至于招架不了——

     “我说,要不然还是把‘黄巾贼’的事情透露给她们吧?现在的女孩子不就喜欢这样的bad boy吗?对不对杏里,杏里你会喜欢帝人也有‘Dollars’的原因吧?要不然实在不知道为什么你会不选我而选这个人耶。”

  独色帮这一点对于高中生的男孩子来说,确实是一项不得了的加分项,从37位女生中有13位的男朋友是不良少年这一点就能看出了——男生中不良少年的比例可没有这么高。

     “我才不相信正臣你会为了这种事,让女生陷入危险当中呢。”

  正臣对于友人的话不置可否:“帝人你啊,就尽情地和杏里卿卿我我让我一个人溺死在失恋的痛苦之中吧。”

  随之而来的是最漫长的一个假期,纪田正臣在这期间走出校园走向社会的搭讪也都无一例外的失败了。

  再接下来,就是似乎意味着新的开始的新生入学。可惜我们的小天使在接连不断的打击下终于一蹶不振,暂时性对爱情失去渴望。

  顺带一提,十岁离家来到池袋的纪田正臣,终于要回到琦玉了。虽然如此,但琦玉也是很大的,正臣的家和学校之间的距离没有短到允许他走读的程度。

-

  纪田正臣常常出没的聊天室,成员主要都在池袋,也有个别新宿和琦玉的。正臣得到录取通知之后,就想到了好像也在琦玉的“六千”,于是第一时间把这件事告诉他了。

——私聊——

  巴裘拉:“我要回到琦玉去了哦六千,”

  六千:“哈?由于经常骚扰女同学终于被退学只好回老家了吗?”

  巴裘拉:“去死,”

  巴裘拉:“被琦玉的高校录取了,”

  接着纪田正臣把学校的定位发送给六千。

  巴裘拉:“啊啊离开琦玉太久居然不知道这是哪里了,”

  六千:“话说……”

  六千:“巴裘拉你好像要成为我的后辈了。”

  巴裘拉:“哈???”

  巴裘拉:“你不是暴力团来着吗?”

  六千:“那当然是作为学生之余的副业啊!消遣而已!”

  六千:“顺带一提,我的副业还挺多的。”

       …………

  虽然当下很是惊讶了一番,但是想想自己作为高中生也是独色帮的头目来着,大学生的六千手下有着一整个暴力团也算不上多么不合理。于是后来纪田正臣就把这件事,连带六千是自己的前辈这件更重要的事,一起在搭讪失败的创伤之下淡忘了。

-

  新生入学那天,六千又找上了纪田正臣。

——私聊——

  六千:“巴裘拉晚上好啊。你有自己从家里带被子来吗?”

  巴裘拉:“我失恋了,现在不想讨论被子的问题,抱歉,”

  六千:“啊呀sorry,”

  六千:“不过你是什么时候交到女朋友并且这么迅速地分手的?”

  巴裘拉:“…………”

  巴裘拉:“搭讪全部失败了可以了吧!!”

  六千:“哈哈哈早点这么说不就好了,”

  六千:“不用担心,前辈我会带你走向被女孩子包围的美好未来的,”

  六千:“所以说,”

  六千:“买被子吗?”

  巴裘拉:“不买,”

  巴裘拉:“话说回来既然即将变成前后辈的关系了,我们是不是要交换一下真名?”

  六千:“六条千景。”

  巴裘拉:“纪田正臣,”

       …………

  距离两个人真正意义上的认识,还有16个小时。

  距离两个人的邂逅,已经过去了476天。

-

  俗话说不打不相识,但是这两个人的打架和相识之间,间隔得未免太久了。

     “是你?!”

     “是你?!”

  到达约定见面的地方之后,两个人同时发出这样的惊呼。

  简而言之,事情是这样的:

  黄巾贼势力最盛的时候,也正是最鱼龙混杂的时候,更要命的是恰恰在这时纪田正臣失去了作为军师实际上在帮他打点一切的折原临也,一时之间不少他不认可的成员打着“黄巾贼”的旗号四处惹是生非,甚至招惹了琦玉的暴力团。

  对方的头目当然不能坐视不理,单枪匹马找上门,要求找黄巾贼的将军算一算这笔账。纪田正臣并不想认,但既然对方这么诚意满满,他再推脱就显得太不男人了。于是两个人非常男人地打了一架,打到精疲力尽,尽兴之下决定旧账一笔勾销,算交个朋友——大概就是跳华尔兹的时候两个人要聊聊天这种感觉吧?不良青年和不良少年在打架的间隙也很男人地谈了谈情。

  顺便非常男人的,没有问互相的名字……

  按理说有名的独色帮和有名的暴力团,两个头目想要再见面完全不是困难的事情。但两个人又都抱着听天由命不施人力的想法,非常男人地没再见面。

  所以两人的再会,无论从什么角度来说,都是命中注定的了。

  所以两人后来的事情,无论怎样向前发展都是顺其自然的了。

  双方大眼瞪小眼长达三十秒之后,纪田正臣率先认输打破僵局:“好了好了六条前辈我明白了,莫非这都是你的阴谋?你对当年那一架还怀恨在心所以对我的录取程序动了手脚,为的就是让我势单力薄地沦落到你的势力范围?”

  纪田正臣的这一番话似乎比他就是黄巾贼的将军这件事更让千景目瞪口呆:“……喂,你在想什么危险的事啊?你提出的这个方案可是犯法的,我做的都是合法的行当。”

  正臣也回过神来了,确实是他过于紧张了。怎么可能任何人都对法律视若无睹呢?年轻时的经历给他带来的阴影太深重了,大概有搭讪全部失败那么深重。

     “所以买被子吗?”

     “说了不买!”

-

  暴力团确实只是六条千景的副业当中比较出色的一个。除此以外,他还经营着酒吧、古董店和一些针对新生的推销事业,比如推销被子。

     “等等……和其他的比起来,推销被子的收益也太低了吧?”

     “就是这种想法才让纪田你搭讪失败的啊!”六条千景把自己的算计娓娓道来,“要让可爱的女孩子们自己千里迢迢地带来被子,自己搬上楼,不觉得过于残忍了吗?所以就算没有收益甚至亏本,我都会把这个事业继续下去的哦!”

     “说得那么伟大,还不是为了哄骗女生……”正臣对千景的头脑佩服得不行,但随便认输也太不男人了,“那你向我推销被子又是出于什么目的呢?”

     “搭讪你?哈哈哈开玩笑啦。不过纪田你确实还挺可爱的诶,不如和我一起去搬被子?”

     “不去。”

…………

  结果还是来了。

  即使是纪田正臣也对眼前的这个场面感到震惊不已。明明才是入学第一天,居然就有两位数的新生围绕着六条千景了。他到底是什么时候去认识女孩子的啊?!

     “……那东边由我负责,西边就交给纪田君了哦!”

  回过神的时候,就听见千景这么招呼着女孩子们。

  总之纪田正臣对于六条千景的安排还是很满意的,虽然还是没有完全走出阴影,但在一整天的辛勤劳动下,多少还是对爱情产生了热情的。

     “谢谢千景前辈把小正臣借给我们哦!”

  哈?

  为什么说的自己好像是六条千景的手下一样!

     “辛苦啦正臣,不如前辈请你吃晚饭啊?”千景在女孩子们的注视下一把勾住正臣。

  距离纪田正臣完全走出失恋的阴影,还有29天。

-

  提问!

  纪田正臣是在什么契机下走出失恋的阴影的呢?


FIN.


评论(4)
热度(68)
© 珀花了|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