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花了
长大后我想当外星人
 
 

【DRRR!!·折纪/临正】背主的猫

·越写越雷,雷到烂尾……

___________________

  后来纪田正臣养了一只猫。

  是一只流浪猫,在他家附近徘徊了三天,他没有多想,就把猫拎回家了。

  不论是作为学生还是独色帮的纪田正臣都没有过养宠物的经验。干脆当作回归日常生活的改变之一吧,纪田正臣这么想着,就在出租屋的玄关放了一盆水,在自己的床边放了个纸箱子,这样一来就算是养了这只猫了。

  园原杏里对小动物很是感兴趣,和龙之峰帝人一起来看过很多次。

“话说……猫的名字呢?”园原杏里挠着猫的下巴问纪田正臣,她在试图亲昵地呼唤小动物的时候遭遇了障碍。

“名字?”纪田正臣一时没有头绪。他和猫独处的情况下,并不需要用名字来称呼它,只有一人一猫的出租屋里,正臣喊“喂,你这家伙”自然不会是指其他的生物。

  龙之峰帝人似乎在认真思考想要为杏里提供一些建议,察觉到这一点的正臣故意使坏,在帝人的“那个”说完之前就打断他:“啊!我有主意了,要不然就叫neko酱吧,帝人你觉得呢?”

“啊……唔,挺好的!”

  什么嘛,故意提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名字想要衬托得帝人的想法很妙,结果这人根本都不打算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不过就算他想到了什么,大概也是“小咪”这类毫不creative的point吧,不要让他说出来也好。

  可惜neko本猫并不买账,无论纪田正臣用怎样百转千回的咏叹调呼喊“ne→ko酱~↗”,猫都岿然不动地窝在纸箱子里。接受这个名字是在两个礼拜之后,杏里好几次用小鱼干引诱它,它明白其中的好处之后,就很干脆地向鱼干势力低头了。

-

  纪田正臣当然是很喜欢neko的,但也清楚猫天生向往自由,因此对它偶尔的昼不归食夜不归宿并不在意——毕竟自己也是需要辛苦打工才能吃得上饭的,如果需要一顿不落地供着小祖宗,他反而会觉得生活的压力巨大。

  因此在neko第一次连续两天不着家的时候,正臣虽然觉得奇怪却并不焦急;第二次是整整三个日夜,回来的时候正臣松了口气,并且为它奉上了难得的高级猫粮;第三次是一整个礼拜——

“帝人!杏里!neko它离家出走了!!”正臣夸张地敲打帝人的课桌,引得周围的同班同学都看过来,杏里摆摆手示意这里并没有发生什么惨案,才勉强让他们扭回头去。

“诶……诶?!骗人的吧,正臣你对它这么好,neko不会嫌弃你的啦!”帝人慌慌张张地试图说出安慰的话,结果好像起到了反作用。

“不用担心的纪田君,你不是说过‘猫天生向往自由’吗?Neko酱它大概只是出去玩了而已……”

  可惜杏里的安慰也没有奏效,正臣还是一副悲痛欲绝的样子。杏里和帝人也确实很担心,于是三个人说好放学后一起在附近的街道上找找看。

  正臣突然很愧疚从来没有带neko散步过,要不然也不至于现在连它可能会出现的地点都没有头绪。

-

“狗才需要主人带着散步啦,现在的高中生真是傻得可爱。回去纪田家吧,真央酱~☆”

-

  精疲力尽的正臣告别好友后一个人回到出租屋。仅仅是消失不见的话也就罢了,反倒是很认真地找了却没有结果,这样之后才觉得确实很难过。一想到neko可能就这么消失了,纪田正臣就消沉得连灯也不想开。

  他一头扎进枕头底下,打算好好反省自己过去对neko的不关心不爱护,正想象到今后自己就要像个中年丧子的幸运E一样孤独地生活下去的时候,突然听见墙角有悉悉索索的声音。

  难道是有老鼠?!纪田正臣吓了一跳。如果neko还在的话就好了,他想。

“喵——”

  现在的老鼠都会学猫叫了啊……诶?!

“诶——?!”正臣这次是真的吓到跳了起来,然后和同时从纸箱子里跳出来的neko迎面撞上,“neko酱!你回来了!”

  他抱着neko情绪激动地翻滚一阵,然后想起来应该给帝人和杏里报平安,于是给neko满上高级猫粮后就去分别给两个好友打了电话。

  完事之后打算无所事事地趴在床上看猫吃饭,却发现neko背对着饭碗睡着了,猫粮和他刚倒进去的时候一样满。

“喂,你这家伙,”纪田正臣翻着白眼把neko叫醒,全然不顾它张牙舞爪的反抗,捏着后颈把它拎起来,“明明离家出走了这么久,倒是完全没有消瘦呢?”

  帝人对于neko的归来感到很快乐,但更加发自内心地对正臣不断的“猫果然是无情的动物就算离开我也可以过得很好”的失恋言论感到无奈,于是提出了在neko身上装定位仪来监控它的建议,并且亲自帮正臣在手机上安装了监控系统。

“帝人,你这手段还真像折原临也那个人渣。”

“完全没这回事!只是觉得说不定会用到所以找张间同学稍微了解了一下而已……明明 是在帮你,真是的……”

-

  该把纪田正臣这种行为称为立flag还是一语成谶呢?好像意思差不多。——总之结果是这样的,正臣发现neko离家出走的去处,竟然是折原临也的公寓

  在发现neko离家一周反而发福的时候就有这种预感了,说不定是有了其他的主人吧,还期待过是可爱的女孩子。万万没想到竟然是那个人——真是斩不断的孽缘。

  黄巾贼还没有建立起来的时候就十分依赖这个男人,虽然是在他的帮助下才有了那样的势力,但更多时候并没有好的回忆,无论是关于黄巾贼还是关于折原临也本人。所以在所有事情爆发又归于平静,帝人回到“这边的世界”之后,纪田正臣就作了和折原临也彻底断绝关系的决定。

  只是折原临也以各种不着边际的理由拒绝了他的辞职,并且提出今后只要他偶尔做一些池袋范围内的跑腿工作。当时的纪田正臣刚刚从休学状态回归到普通高中生的状态,如果失去情报屋这个上司的话,经济上确实会面临青黄不接的处境,于是默许了折原临也的提议。

  后来折原临也也信守承诺,一两周才会交代一次工作,对于正臣另找兼职的事也视而不见。纪田正臣也在暗暗作着找个合适的时机再提一次辞职的打算,但反而是因为后来折原临也几乎不交给他任何工作的缘故,这件事就被搁置了。

  纪田正臣还是折原临也名义上的员工,但实际上已经不再给他打工了。即便如此,他还是会定期收到工资,恰好够他生活一个月的数量。但他当然知道折原临也没有这么好心,所以那些钱他都好好地留在那里,一分也没有花出去。

——这个男人的任何一个举动都可能是步步为营的一环。

  想到这一点,纪田正臣也就意识到这根本不是什么巧合了。一只背主的猫,投靠的新主人这么巧就是自己最不想面对的人。这种巧合,不是折原临也的安排才见鬼了。

  反正也对抗不过这个人,不如干脆地直面他,说不定还能快刀斩乱麻,纪田正臣自暴自弃地想。

-

  所以纪田正臣还是来了折原临也这里,带着“他们的”猫一起。

“纪田君你啊,不再为我工作之后连反应都变迟钝了吗?居然用了这么长时间才找到我这里来。”

  纪田正臣并没有敲门,而是直接用备用钥匙开门进来了。折原临也背对着门口却也猜到是他,纪田当然是不相信什么心灵感应的,无非就是从监控里看到自己来了吧。

“少废话,”既然猫是临也养的,他也就不见外地直接把猫放下来,自己也不见外地径直走到情报屋的办公桌前,“不管你有什么打算,都一次了断了吧。”

  折原临也倒是保持着一贯的从容,还很好客一般的,起身为纪田正臣冲了一杯咖啡。

“以前都是你给我冲咖啡的呢,现在居然反过来变成我伺候你了。所以人和人之间的关系还真是有趣对吧?”

  少年一言不发,看起来好像是对猫的行动更加感兴趣——果然是在临也这里生活很久了,一举一动都比主人更像主人——实际上则是应对折原临也的策略。当他开始发表中二言论的时候,别人不管说什么都会被打断的,不如干脆不管他,放任他说完那些毫无意义的话,再好好交流。

“就像你明明那么厌恶我,后来还是跟我在一起了;现在还对我这么冷淡,明明以前是那么亲密的关系——”

“你闭嘴!”被提及不好的回忆里最坏的一段,少年也没办法继续他的策略了。

“哎呀哎呀,”正臣的爆发当然也在临也的计划之内,他摆出一副并不在意的样子,弯腰把试图爬上沙发的猫抱进怀里,“你的正臣爸爸生气了呢,真央~”而视线却一直是投向纪田正臣的,“小正臣给他起了什么名字呢?”

  纪田正臣既不搭话也不回应折原临也的目光,他依旧是看着猫。看见自己当儿子养了几个月的宠物被前男友抱在怀里,他的内心产生了复杂的情感。

“它在我这里的名字叫真央哦。因为你看,真央(mao),正臣(masaomi),听起来就很有关系呢!”折原临也手舞足蹈地说着暧昧而快乐的话,好像他们是普通的恋人一样,但下一句又像是极度扭曲的恋人,“所以一开始就是为了你我才养它的哦!”

——而实际上,他们早就不是恋人这种令人作呕的关系了。

“反正临也先生你就是这种人吧。为了打发时间也好,排遣寂寞也好,反正是为了毫无意义的目的,你都可以大费周章地玩弄别人的感情。”

“所以说,这只背主的猫伤害到正臣你的感情了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正臣你自己不也是‘背主的猫’吗?

“你要因为这件事生气的话,我可是也很委屈诶?”

  临也摆出生动的委屈的表情。

“根本不是同一回事吧……”

  纪田正臣这样回答着,却也找不出到底哪里不同。

-

  放逐自己的恋人,这种事如果是折原临也做出来的话也就不奇怪了。

  而像逃离一样接受恋人的放逐的,恐怕也只有折原临也的恋人了。

  折原临也是一个极度扭曲的人,纪田正臣最清楚这一点。但他同时又是个极度有头脑和手腕的人,所以即使清楚,纪田也只能任由他操控摆布。

  折原临也就像全知全能的上帝,以置身事外的视角玩弄棋子,不出面都能把整个池袋搅得乌烟瘴气,把他纪田正臣收入囊中这件事,更是只在他翻覆手之间。

  后来在整个东京名声大噪的独色帮“黄巾贼”,只不过是折原临也玩弄纪田正臣的工具之一罢了,而置身其中的纪田正臣还浑然不觉,一步步向他布阵好的棋盘中心走去。沦为弃子以后才发觉,和他谈情说爱恐怕也只是折原临也的手段,甚至连目的都谈不上,只是恶趣味也有可能,毕竟是平等地热爱全人类的人渣

  所以被他派去远到一时回不来的地方的时候,纪田倒像是抓住了伸进地狱的蛛丝,缓慢却坚决地向上攀援。

  趁机远离“那边的世界”和折原临也吧,无论什么样的生活都要好过被折原临也操纵,还要背负折原临也的恋人”的罪名。这样期待着的纪田正臣,切断了和折原临也的一切通讯。

——自以为逃离了。

  被他轻易抓回来的时候,才知道恐怕自己的一生都栽在这个人渣手里了。

-

  所以自己和neko——或者真央——还真是没什么区别,反正都在折原临也的掌控之中,无论是向往自由还是向往日常,能不能得偿所愿,都是折原临也说了算。

“确实不是同一回事呢。”纪田正臣都快要自我否定的时候,却听见临也说出了这样的话,“真央这样的猫要多少有多少,可是正臣就只有正臣你一个啊。”

  又是这样的话。又是这样好像很在意自己的话。

“不好好告白只会发表这种中二言论的话,是不可能打动人的。”

  纪田正臣这才发现原来矢雾波江一直都在。

“我有好好告白啊!我早就说过‘我喜欢小正臣’这种话了,可是他不相信我有什么办法,我也很绝望啊!”

  折原临也真该出道去当演员的,羽岛幽平那部大热的电视剧里那个变态的角色就很适合他。

“我说纪田君,”波江也不理会折原临也浮夸到角色偏离的反应,“你是喜欢过这家伙的吧?”

  习惯了折原临也的表演型人格,这样正常的提问反而让正臣一时哑口无言。更惊悚的是折原临也也默不作声地等待着他的回答。

“临也先生,我是来辞职的。你不同意也没办法,那我只好无限期旷工了。

“你的猫还给你,就算留在我那里也会再回来找你的。

“上下级的关系也好,共同饲养一只猫的关系也好,都到此为止了——”


FIN.


评论(7)
热度(65)
© 珀花了|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