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花了
长大后我想当外星人
 
 

太空萌鼠

  这里是中华大地中部六省世界瓷都贫困山区景德镇。每天有六班航班从景德镇罗家机场起飞,我已经看到了三架。

  我在我自己的家里,而不是机场。我在家里可以看见刚刚起飞的飞机很正常,因为我家离机场很近,但这不能说明我家在郊区,我家确实在郊区,不过是跟机场隔着一个市中心的对面的郊区。但我家离机场很近。如果一个住在广州白云区的人可以说“我家离白云机场很近”,那么我也可以说“我家离罗家机场很近”,因为景德镇比白云区还要小。

  听懂了吗,贫困山区景德镇也是有机场的,我们不用绿皮火车转大巴转拖拉机回家,愚蠢的台湾人(指部分)。

  你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在白云机场目击坠机现场,而我在我家阳台上就可以。可能这得怪早些年贫困山区景德镇的房价太低了,所以我家有一个非常多余的大露台。

  起飞的三架飞机中的第三架,坠机了。它的电风扇桨掉在我家露台上,非常恐怖,我吓得快要失禁了,赶紧回到室内去尿尿,并反省自己为什么要在最宜睡眠的上午十点跑去露台目击坠机现场。

  冬季应当多多摄入糖分,预防抑郁焦虑和幻觉。但我亲姨的巧克力怎么好像被狗啃过一样?

“不是狗,是老鼠。”

  有个外星人通过以太传声说。也有可能是幻听。

“不是以太,是脑电波。我们要送到太空的老鼠掉在你家了,可以帮忙捡一下吗,谢谢。”

  外星人还蛮懂礼貌,懂得说谢谢。但说完请求之后立刻说谢谢其实是不礼貌的,真正的礼貌是留给对方拒绝的余地。

“你是外星人吗,你在哪里办的出球手续,我也想办。”我用脑电波回答。

“额,我不是一代移民,我出生的时候就是外星人了所以不用办手续。可以帮忙捡一下老鼠吗,谢谢。”

“你们外星人真的很没礼貌诶,干嘛要一直在人家尿尿的时候跟人家讲话。”

“不好意思,但你为什么要在客房里尿尿?地球人都是在厕所尿尿的。”

“我不知道,有的时候我会产生幻觉。所以我建议你不要随意质疑我,否则我会把你当成幻觉来处理。”

“抱歉。那个,老鼠……”

“为什么要把老鼠送到太空里?”

“要让太空里萌萌红红和狒狒的数量一样多。”

“你们管老鼠叫萌萌?”

“有问题吗?”

“没有。红红是什么?”

“是猴子。因为猴屁股是红色的。”

“原来如此。”

“可以帮忙捡老鼠了吗?”

“不可以,我怕老鼠。而且你不是外星人,外星人的口音不是这样的。你只是我梦里的一个在cos外星人的意识而已,现在我要醒了,886!”


 
评论
© 珀花了|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