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花了
长大后我想当外星人
 
 1
 

我最讨厌冬天

从初中开始,每年冬天快到的时候我都用“冬天到了”混一篇作文;高中毕业之后也要混一条,或者很多条朋友圈。

初中的时候我赞颂雪,高中的时候赞颂风,大学的时候赞颂结不起来的冰,后来想死。

知道吗,每个人都有过想死的时候,这很正常。小时候每个人都曾经因为交不上作业想过一死了之,但不觉得“冬天冷得利害”;往后,就会有人开始发现其实没什么过不去的,但冬天真的很冷。

-

晚上十一点,出租车夜间加价,计价器显示37块,师傅说给35块吧,都不容易。我身上只有一张五十,我也想说您也不容易,不用找了。但掏钱的时候把身份证带出来了,我忙着低头捡,没来得及说。

“哎呀,没零钱了,大半夜的。”

“没事,不……”

“你抽烟吗小兄弟?”

司机师傅找给我一包烟,拆过的万宝路,已经抽了几根,空出来的位置塞着个打火机,差不多正好值13块。

这个找钱方式不太正常,但不应该拒绝。很多人误解了礼貌的意思,真正的礼貌不是显得自己礼数周到,而是不让对方难堪。

我揣着司机师傅给的烟,摸黑上了天台。我有个做摄影师的朋友,最清楚城市里哪些天台上得去。这是城市里最好的天台,有我赞颂的雪、风和结不起来的冰,在我最讨厌的冬天夜里。

早几年的冬天是怎么过去的?我已经经历了二十几个冬天,应该已经掌握了诀窍。用电热毯、热水袋和呵出的热气;但我现在都没有,我现在的呼吸不太平稳,呵不出太多热气。再早些年的人是怎么捱过冬天的?他们没有电热毯和热水袋,但有呵出的热气和柴火。我的处境还是比他们好一点,我有现代工具打火机。

其实我不抽烟,我怕抽多了有口臭。所以知道吗,我真的蛮讲礼貌的。

不过都这个时候了,试试也行。

而且我觉得这个时候也需要一点光。

“要有光。”又觉得不太对,“Let there be light.”还是不对,是拉丁文还是希伯来语来着?算了,反正:“啪。”

打火机是那种老式的,转火石摩擦起火的,没有“啪”,是我“啪”的。我喜欢模仿打火机说话。

烟的光是红色的,估计不是神想要的那种。不过也行,我挺喜欢的,它在让我可以感觉到一点热的距离,也就是离我很近,近得像月亮那么大。还行。我讨厌冬天,但还蛮喜欢两个月亮!

冬天真的好冷噢!

不过还行,冬天不太行,但烟还行,月亮也还行。

夜间37块钱的路程也还行,烟抽完之前,月亮消失之前,差不多可以走得完。

我真的蛮讲礼貌的:不要让烟难堪,也不要让月亮难堪;即使真的很讨厌,也没让冬天难堪。

 
评论
热度(1)
© 珀花了|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