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花了
长大后我想当外星人
 
 

【原创】超能力熊壮壮(下)

·展示新头像,鸣谢 @槭青 

____________________

喜欢并不是一件轻易的事,尤其是对自幼单亲且母亲有点点奇奇怪怪的熊壮壮而言。

他最初是不愿意接受胡椒娇的乱点鸳鸯的,胡椒娇倒也没有要强迫他的意思,这却浪费了他在无数个辗转反侧的失眠夜里背诵好的说辞,让熊壮壮有种无奈的脱力感。

这一锤子迟迟没有机会凿下来,久久地悬着,让熊壮壮好累好累,简直快要成了他的心魔。而胡椒娇竟然真的再没提过艾柯柯的事,哪怕她再提一次萧田田呢!只要开个小缝,熊壮壮就能顺着它撕裂,进而呐喊出他的真情实感。

他受够了等待,又不肯向胡椒娇乞求,只好来找姥爷。

“我有心魔。”他目光饱含忧愁苦痛,脸上写满了“欲言又止”。

“哦?”

问句!虽然只有一个字,但这确确实实是个问句!我只再矜持一会会儿,等姥爷问出“怎么了”,我便可向他倾诉!

“那这个给你。”

姥爷递给熊壮壮一把桃木剑,然后继续闭目冥想。

熊壮壮觉得这个家庭好冷漠,没有一丝丝温暖。也许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人关心他,但他又做错了什么呢?是不该当个小混混吗?可自己的弟兄们也拥有幸福美满的家庭,也有真心相爱的异性恋女朋友。为什么只有他什么都得不到?也许他的出生就是个错误,他从一开始就不该生下来!

“什么狗屁风水先生,什么超能力,我都十六岁了,哪儿也没见比别人特殊了!我的超能力就是爱上同性恋吗?!”熊壮壮又开始一次次头破血流。

遵纪守法的高中生已经不敢靠近他三十尺了,他只好找社会上的闲杂人等发泄。但胡椒娇说了,成年人有成年人的苦,大家日子都不好过,每一个努力生活的人都值得被尊敬。所以熊壮壮一不打老人孩子,二不打辛苦挤地铁公交的上班族,三不打本就在社会上受尽委屈的女人——这么一排除,就只能打游手好闲的青壮年男性地痞了。

每天一下课,熊壮壮就潦草写完家庭作业,然后书包也不背就跑去蹲在红灯区附近的小巷里,要是看见谁满面红光地走出来,他就迎上去一顿揍。

这天好巧不巧:一个穿着和自己同样校服的小姑娘被三个五光十色头发的小身板肾虚青年围住。

熊壮壮气势汹汹地走过去,一手拎起一个,一脚踢翻一个,最后一个被他用手肘顶在墙上。三人丝毫没有要还手的意思,不过没关系,他熊壮壮向来欺软怕硬!他把三人揍得不可开交,越打越气,又念起了他的咒语:“什么狗屁风水先生,什么超能力,我都十六岁了,哪儿也没见比别人特殊了!我的超……诶哥们儿醒醒,听我说完先。”

熊壮壮拳拳避开要害,力道上却毫不留情,哪是纵欲过度的小青年受得住的,于是他们生生痛晕了过去,一点儿声响也发不出了。

“噗……哈哈哈哈,什么超能力呀?”

熊壮壮回头,一步之遥,一眼千年。

这一刻的艾柯柯,格外好看。

-

这场意外让原本互不相关的两个人之间产生了友谊。熊壮壮没有问艾柯柯,那天她为什么会出现在红灯区附近,却把自己的动机从头到尾抖了个干净,顺便头一回把自己出生前的预言说给人听。

这之后他又开始自责:胡椒娇说她年轻时爱过几个男孩子,后来发现都是吊桥效应作祟,都是假的。连胡椒娇都难逃这种命运,单纯的艾柯柯又怎么躲得过呢?她一定已经爱上我了。

两人真正认识以后,交往就密切起来,课间常常一起吃吃零食聊聊天,这时熊壮壮才发现,原来艾柯柯和郝聪明是好朋友。

天助我也!只要撮合郝聪明和艾柯柯,就能让她摆脱对我爱而不得的悲惨命运!

于是每一次艾柯柯来找熊壮壮唠嗑时,他都主动邀请郝聪明加入。最初郝聪明抱有戒备之心,自己不愿意参与,还私下劝艾柯柯不要和小流氓交往过甚。艾柯柯不置可否,后来还当面把这事说给熊壮壮听了,让郝聪明又尴尬又害怕。

好在熊壮壮并不在意,他一把勾过郝聪明的脖子:“别这么说,老铁哥!我熊壮壮虽然向来欺软怕硬,但绝不欺负女孩子!也不会欺负你的,放心吧,哈哈哈!”

郝聪明斜睨他一眼,冷漠地摘下他的手臂:“因为我比你硬,老铁哥。”

熊壮壮被郝聪明怼得好憋屈,下定决心把学习搞上去,要让郝聪明看得起自己。奈何前十年的基础都太虚,虽然和自己比起来是有进步的,但和郝聪明的差距却好像一点儿也没缩小。不过郝聪明也不是唯分数论的书呆子,熊壮壮的决心和热血已经足够让他看得起了,加上熊壮壮兼具小流氓的江湖义气和当代高中生的爱国情怀,两人的心越来越贴近。

越多交往,熊壮壮也越感受到郝聪明的人格魅力。他认为郝聪明的确是值得托付之人,把艾柯柯交到他手上一定是个正确的决定。

他甚至已经开始设想郝聪明和艾柯柯终成眷属以后的情景:他们会在学习上互相帮助,也会一起帮助我;每逢节假日我们会相约聚餐,他们会甜蜜地互相夹菜,而我会像个慈祥的父亲一样看着他们;未来他们会去到同一个城市,到时候我就不掺和了,我会成为一个多余的人……

等等?!

熊壮壮突然心痛。这不是我要的结局!我不要成为那个多余的人!

于是所有设想中的场景都让他感到不适,不仅如此,连艾柯柯礼貌性地笑一笑郝聪明的冷笑话也显得那么扎眼,哪里好笑了!不准笑!

艾柯柯首先发现了熊壮壮的异常,试探几次确认之后,把情况向郝聪明说明了:“所以以后我们不要联系了。”

“啥玩意儿??”郝聪明好茫然。

“不是,我们表面上不要那么亲近了。壮壮吃醋啦。”

郝聪明一愣,继而脸一红:“……好,知道了。”

-

“妈,我要跟艾柯柯表白。”

“噗——”胡椒娇一口燕窝差点喷到亲儿子脸上,还好他本来就娇羞地缩成一团。

胡椒娇欲言又止,扭头看了看她爸,只见姥爷依旧一脸神仙似的仙风道骨,全然不以为意。最后擦干净嘴,清了清嗓子:“妈妈支持你。”

得到家长支持后,熊壮壮底气突然充足,掏出胡椒娇的副卡给艾柯柯刷了一堆奢侈品,却还害羞地不敢表白,非说是敬伟大的友谊,为了显得真实还给郝聪明也买了昂贵的球鞋。

最后艾柯柯一个都没收,倒是郝聪明穿得非常开心。

艾柯柯说:“如果你真想敬伟大的友谊,我有一事相求。”

她领着熊壮壮来到他们邂逅的那个红灯区,熊壮壮撸起袖子:“说吧,揍谁?”

“不揍人,帮我救一个人。”

“谁?在哪?”

“萧田田。”

嗡——

熊壮壮的脑袋突然好喧嚣,他从没想过会在这样的场景下和这个名字重逢。艾柯柯不知道那是我前女友吗!哦不对……不是我前女友……

虽然心情复杂,但只要是艾柯柯的请求,他都愿意去努力,不问缘由。

萧田田在校外风流时,无意招惹了社会上的地痞,被人拿了把柄,对方约她到红灯区谈条件,她当然不愿意。但这事一天不解决,就永远是悬在头顶的一把剑,只有把这群地痞解决掉,才算彻底完事。

“……”熊壮壮突然说不出话。

艾柯柯太高看我了吧!我办不到啊!!

俗话说有问题找妈妈,别人妈妈不好找,胡椒娇真是太管用了,一通电话就叫来一群彪形大汉端了地痞窝点。

事情解决后,萧田田来找熊壮壮和艾柯柯道谢。场面非常尴尬,艾柯柯似乎也不想打圆场,好在在萧田田很识趣,简单道谢后就离开了。

“你是不是很好奇我为什么要帮她?”

“啊……?哦……一般吧……”

“她是我前女友。”

“……”

嗡——

熊壮壮的脑袋好喧嚣!!

“我们不合适,她风流爱玩,我太胆小太怕事,跟不上她,又自私,不想她走得太快。但我真的很喜欢她,她也对我很好。但她也知道我们不合适吧?要不然也不会在惹上事之后那么武断地要分手……我欠了她很多,这次帮她算两清。”艾柯柯解释的语气平淡,“现在欠的人情转到你身上了,哈哈。”

嗡嗡嗡嗡嗡——

我熊壮壮……!真是情路多舛啊……

-

“妈啊呜呜呜我好难过啊呜呜呜艾柯柯她哇啊——”熊壮壮,185高身材匀称长相还过得去的混混头子,撒泼打滚抽抽搭搭地向他妈讲述他再次爱上女同性恋的悲惨命运,哭得仿佛随时要断气。

“唉……我知道……”胡椒娇难得温柔地拍打儿子的背。

“你不知道!你不知道呜呜呜……”

胡椒娇怎么会不知道呢?胡椒娇早就把艾柯柯调查得清清楚楚,尤其是她的情史,所以才那么轻易地接受熊壮壮的抗拒。但爱情真是玄之又玄,谁能料到儿子最后还真对她动心了呢?

这事之后,熊壮壮暂时失去了对爱情的期待,整体只愿跟他的老铁哥郝聪明厮混。郝聪明虽然冷漠迟钝,但总不至于连自己朝夕相处的好兄弟情绪低落都感受不到。

“壮壮,有困难找哥们儿,别憋着。”

于是熊壮壮隐忍而克制地把他的糟心情史概述一遍。

郝聪明听完,眉头一皱,双唇一抿,一滴汗落在尴尬的脸颊红晕上:“你喜欢柯柯啊?我还以为……”

“以为啥?”

“……没有。哥们儿别难过了!来球场solo!”

艾柯柯听完郝聪明的转述后也很震惊:“我还以为他喜欢你!”

郝聪明更加尴尬了:“别提了……别提了……以后大家还是好朋友。”

-

此后的三人继续表面和平,仿佛无事发生过。时间长了熊壮壮发现,自己对艾柯柯并没有放不下,没有为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的爱情失魂落魄,看到她偶尔还是盯着萧田田愣神也只是心疼,全然没有妒忌的感觉。

但他已经没有精力仔细细想,即使是小流氓也得高考,如果上不了大学他就只能去胡椒娇的公司从基层做起,他不愿意!

郝聪明一直义务直到熊壮壮的学习,态度认真得让他有些愧疚:“我不会影响你吧!我不要你为我牺牲自己!”

郝聪明早就习惯了他在不恰当的时机一惊一乍,波澜不惊:“没事,教学相长嘛,辅导你巩固我。”

最后的高考,熊壮壮自我感觉非常优秀,二五八万的态度好像已经一脚踩进清华大门,毕业聚餐上high得不行。

同样酒后撒疯的还有郝聪明和艾柯柯,他俩十八年都乖得不行,这一下突然释放天性,全然失去人样,像两条疯狗。

郝聪明疯完就累得睡过去了,艾柯柯却大喜之后突然大悲,恍惚间看到一个好像是萧田田的身影,就撞进那个怀抱大哭起来。

千杯不倒的熊壮壮好震惊!因为那真的就是萧田田!

萧田田却非常冷静,滴酒未沾,将艾柯柯的胡言乱语一字一句都听得仔细。

熊壮壮实在太震惊了,特别想找个人分享自己震惊的心情,但郝聪明怎么也叫不醒,他又不敢和其他人说,只能不停地闹郝聪明,最后竟然沉浸在其中,当郝聪明迷迷糊糊醒过来的时候,一时忘了自己想说什么。

不过没关系,不省人事的艾柯柯在萧田田的搀扶下来到了他俩面前,口齿不清地念叨了一大串,熊壮壮根本不知道萧田田在点头应和些什么!她说的话根本听不懂!

他的脑袋又开始嗡嗡嗡了,然后艾柯柯突然字正腔圆:“郝聪明他对你单恋情深啊!”

一时之间,熊壮壮的脑袋不喧嚣了,郝聪明的酒彻底醒了,艾柯柯涣散的目光突然呆住了,冷静的萧田田被吓得无法冷静了。

明明觥筹交错间闹腾得不行,四人所在的角落却像台风中心一样沉默,沉默而尴尬。

-

熊壮壮虽然完全认可萧田田和艾柯柯的感情,却从没把自己往那方面想过。这下一想不得了,握草,我对郝聪明好像还真挺那个的。难道是我之前的flag生效了?我的超能力真的是爱上同性恋?不要吧!唉不过真是这样的话,那就是命运,是上天的指引,是我不能抗拒的!

迅速接受这个事实的熊壮壮赶紧打了个电话给郝聪明,也不管宿醉的他醒没醒,电话接通之后没等他张嘴就迫不及待地:“我也爱你么么哒!明天来我家见我妈我姥爷好不好!”

然后自己抱着抱枕去找胡椒娇,扑通跪在抱枕上:“母亲!儿子不孝,这辈子不能结婚了!”

颠三倒四地说完自己爱上男人的爱情故事后,果不其然,胡椒娇一声冷哼:“幼稚,妈才懒得管你结不结婚。”

世界上真正相爱的人那么少,却几乎人人最后都走向婚姻。哪一个更珍贵一目了然。

熊壮壮的超能力应该不会是爱上同性恋这么奇奇怪怪的人生设定,而是获得真爱。

……吧?

因为这是媒妁之言的姥爷和一生孑然的胡椒娇都没有的。

所以风水先生应该不是新闻上说的癔症患者……吧!

 

 

 

FIN.


评论(2)
热度(4)
© 珀花了|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