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花了
长大后我想当外星人
 
 

【原创】超能力熊壮壮

·不是每个故事都有结局

_________________

熊壮壮他妈胡椒娇年轻时候是个杀马特小太妹,怀上他时才十八岁刚满,原本是要打掉他的,好巧不巧,预订手术的那天有个风水先生去切阑尾,走错了门,见了他妈的肚子那叫一个激动:“站住!这孩子不能打!”

他妈再怎么打架打得风生水起,哪个十八岁的小姑娘不怕打胎呀,无痛人流那都是骗小女孩的,他妈这种见过世面的小太妹不信这个。听了风水先生这话立刻起身要走,被熊壮壮他姥爷一把拉回来:“打!不打怎么的,留着给你对象养呗?”

“打不得!打不得!”风水先生急得小旗子满天甩,仿佛他是熊壮壮他爷爷似的,“这孩子命格不凡,未来必有超能力呀!”

熊壮壮他姥爷也是真熊,听了这话立马来劲了。总而言之一来二去,熊壮壮就被留下了。

-

熊壮壮出生的时候希丑,他妈膈应得不行,死活不让他跟自己姓——熊壮壮他姥爷是熊,但不姓熊。于是他就叫熊壮壮了。

熊壮壮他妈后来真的一直没有对象了,也没嫁人,当年手底下的兄弟后来改邪归正做了生意,他妈也跟着掺和。全凭运气就捞了一大笔钱,赚钱赚上了瘾,后来去艾利斯顿商学院进修,生意滚雪球似的越滚越大。直到熊壮壮上高中那年居然还没翻车,于是熊壮壮就成了个富二代,认识了一帮子狐朋狗友,他妈也不管,觉得他就闹着玩,打个架都没见血算什么小混混?不碍事。他姥爷又仙风道骨,整天念叨着“清净无为清净无为”,外孙走的都是命里注定的路,由他去吧。

虽说胡椒娇和胡椒娇她爸都不怎么靠谱,但熊壮壮和他俩关系还算不错,常常交流混日子心得。其实熊壮壮算是小混混里比较牛批的了,毕竟新时代的校园生活处处是规则,学校的普法工作做得也比较到位,所有人打架都知道点到为止。但胡椒娇不知道啊,她只知道合同有漏洞就会出大事儿,却从不觉得给人脑袋开个窟窿是不合适的,所以也觉得熊壮壮活了十六年还没给人脑袋开窟窿非常失败。

于是她说:“儿砸,你好废啊,你憋当小混混了,好好找个姑娘谈恋爱吧。”

熊壮壮一脸懵逼:“啥???”

熊壮壮他姥爷突然掀开耷拉的眼皮:“我看行!”

“……那也行。”

于是熊壮壮要谈恋爱的目标就这么定下来了。他从手机里翻出全班一起春游的照片让胡椒娇和姥爷物色人选。

胡椒娇惊呆了:“你居然参加集体活动??”

熊壮壮:“咋的啦?”

“你一小混混参加集体活动是搞啥玩意儿?”

“不参加要记过的!”

胡椒娇真是要气死了,一把抢过熊壮壮的手机,指了个脸大如盆臂若藕节的女的:“你就追她吧!”

姥爷急了:“我看不行!”

熊壮壮也觉着不行。虽然他不爱学习,但好歹是个185高身材匀称长相还过得去的混混头子,头子的马子最重要的就是好看。

他指着班花问胡椒娇:“这个行不?”

班花长得白白净净,扎个乖乖巧巧的马尾辫,丑陋的校服穿得齐齐整整,少扣了一粒纽扣,露出比别人长一截的脖子和隐隐约约的锁骨。笑得温温柔柔的,但眼里仿佛什么也没有似的——不是姥爷那种心无杂念的空寂,倒颇有几分胡椒娇当年目空一切的狂气。

胡椒娇觉得可以:“她叫啥?”

“萧田田。”

“可以,像咱家媳妇儿。”

-

其实熊壮壮原本就有点喜欢萧田田,因为她长得好看个子又高,177,看起来比一部分男生还要高一截儿,仿佛生来就是为了和自己这个185般配的。

可为难的是萧田田不是个小混混,她整天里除了学习就是发呆,熊壮壮根本就没机会接近她。于是胡椒娇给他支了个招:“你找几个弟兄给她拦下来,然后去把他们都打趴下。”

熊壮壮觉得行,又怕吓着萧田田,就挑了手底下最弱鸡的几个让他们带上墨镜叼上烟在楼底下拦萧田田:“但是不准伤到他,我一来你们嘚瑟一会儿就跑,明白了不?”

小弟明白,小弟当然明白。这哥几个平常打架也不敢往前头顶,在后面嘚瑟一会儿,差不多了就跑。

尴尬的是实施的时候,熊壮壮太紧张了,一紧张就想尿尿,等他去厕所放完水出来,萧田田这边居然已经完事了。

只见萧田田左手托着右臂,右手扶着下巴,若有所思:“嚯,这年头,眼线拉拉都敢出来收保护费了。”

而地上是他的暂时失去意识的几个弟兄。

这下熊壮壮尴尬了,上前也不是愣在原地也不是。他想干脆跑路吧,就当这事没发生过。一转身正打算拔腿跑,就听见萧田田在背后喊他:“熊壮壮!一会儿把你兄弟扛走。”

熊壮壮更尴尬了:“哦……好。你……你都知道了?”

萧田田又露出那副目空一切的表情:“哪能不知道呢?熊壮壮,高二老大,学校里嘚嘚瑟瑟的八成是你手下。”

听了这话熊壮壮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这当真是难过极了,计划失败不说还被识破,萧田田日后别说当自己马子了,肯定要瞧不起自己。都怪胡椒娇,什么过时的狗屁把戏还拿到今天来玩儿,活该她一辈子没外孙。

“以后缺钱的话找郝聪明要啊,他家是大户。”

“……啥玩意儿?”

“咋的,你俩同桌两年了你不知道他有钱啊?”

熊壮壮是真不知道,他跟郝聪明不是一路人。郝聪明是他们班学习委员,不爱说话,所以两年来他俩也没怎么交流过。这两人会坐一块儿单纯是因为都太高了,双双被安排在最后排,免得挡住其他人。

二来熊壮壮哪会缺钱呢?不过这会儿他只在乎还好萧田田误会了,感谢郝聪明。

“这样啊。那要不咱加个微信?以后有机会一起打劫郝聪明啊。”

-

就这样,熊壮壮加到了萧田田的微信。他把萧田田的朋友圈拿给胡椒娇看,胡椒娇瞄了两眼一声长叹:“放弃吧,这姑娘婊得很,不适合你这傻子。”

熊壮壮不懂了,萧田田朋友圈里全是吃吃喝喝和学习心得而已,怎么就婊了呢?他就持续向萧田田示好,一心要追到萧田田给胡椒娇看。

他拿着胡椒娇的钱给萧田田买这买那吃这吃那玩着玩那,胡椒娇气得不行,但也清楚自己这个儿子脑壳不好,只能由他去,每天跟着她爸念《道德经》平心静气。

追了三个月,熊壮壮对萧田田也是动了真感情,觉得她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很美,跟神雕侠侣里的刘亦菲似的,像个仙女。

于是他让姥爷算了个黄道吉日去表白:“田田,当我姑姑呗?”

“……啥玩意儿?”

“不是,当我女朋友呗。”

萧田田一脸我好惊讶:“我把你当老铁,你居然?!”

萧田田深情剖白:“其实我也不是完全不了解你的用心,我明白的。但我还总是抱着侥幸的心理,我想也许是我想多了呢?毕竟我真的好喜欢你这个朋友啊,你知道吗,只有友情才能走得长远,但爱情充满了危险。我不愿用我们的交情去赌,我输不起。你明白吗?我宁愿多一段长久的友情,却不愿多一段危险的爱情。”

熊壮壮真是好感动啊,他眼泪都快下来了。萧田田是冰山雪莲,岂是自己这种凡俗之人可以肖想的?

“而且我是同性恋。”

“……???”

-

胡椒娇对儿子的尴尬经历嗤之以鼻,但熊壮壮还痴情地以为他和萧田田只是性别不合适。他还想向胡椒娇多倾诉几句,胡椒娇鸟都不鸟他:“我敷面膜呢你别逗我笑。”

于是他就去找姥爷:“为什么世上的有情人总不能终成眷属?为什么美好的感情面前总有障碍?但我不怪她,她真的很不容易。希望能有其他人给她幸福。”

他姥爷:“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万物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接下来的几天熊壮壮一直故意躲着萧田田,偶尔撞见她也只是深情一瞥,然后幽怨地转身离开,留给她一个落寞的背影,甚至恨不得在背上贴几个大字:祝你幸福。

不再纠缠萧田田之后生活一下子变得空落落的,于是熊壮壮又开始带人出去打群架,打得非常凶,却又毫无章法,仿佛是故意要用受伤来发泄怒火一样,被打得头破血流,就像一个冲进冰心堆里的剑纯。

胡椒娇高兴得不得了,特地给萧田田打了个电话谢谢她:“婊女孩你好,我是熊壮壮的妈妈,谢谢你让他开窍了。”挂了电话又觉得少点啥,连忙重新拨通,“一百万已经打到你卡上,请查收。”

然后又马不停蹄地翻开熊壮壮他们班的花名册,迅速物色好了下一个人选:艾柯柯。

艾柯柯和萧田田很不一样,站在人群当中并不显眼,平常也不爱闹腾,整日里只跟自己的几个同样普通的小姐妹普通地交往,连迟到早退都很偶尔,更别说打架斗殴了。

但她在男生尤其是直男当中相当受欢迎。

因为她80C。

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很实诚,就是会喜欢胸大的女孩子。

 

TBC.

评论(3)
热度(11)
© 珀花了|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