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花了
长大后我想当外星人
 
 

【DRRR!!·折纪/临正】无妄之灾

前篇 (《背主的猫》)

___________

明明已经非常明确地表达了要与折原临也老死不相往来的意愿,却还是被他钻了空子:“也就是说恋人的关系还可以继续咯?”

明明“这种关系早八百年前就结束了”这句话已经滑到喉头,突然之间却好像失了声一样,好像嘴唇被施了冰冻的魔法一样。从那一刻开始的大脑就被别的什么人占用了,当时既没能反驳,现在也想不起来自己是如何离开折原临也的公寓,如何回到自己的出租屋,如何习以为常一样地回复折原临也带着爱心符号的讯息。

“那小正臣要认真上课哦,周末我再去池袋找你❤”

“不用临也先生说我也知道啦,我可是风纪委员来的,”

——到底怎么会变成,或者说变回现在这个样子啊?明明已经下定决心要挣脱他了。

毕竟世上的事大多都是这样的,冲动和犹豫都比决心来得更有用。决心是世界上最没用的东西了。

-

“骗子!”

“别说我,正臣你自己也骗人了。”

两个人都食言了。

承诺周末来池袋的折原临也,竟然在周四出现在了来良校园里;承诺认真上课的纪田正臣,竟然在历史课的时段出现在了天台上。

不良少年纪田正臣被突然出现的邪恶黑影吓了一跳,毫不示弱地起身攻击,恶劣青年折原临也对高中生恋人也不手软,竟将少年的卫衣口袋都划了个口子,一串钥匙从里面掉了出来。

打闹到此告一段落,安分了好久的纪田正臣颇有些酣畅淋漓的感觉。他向前跨一步,向只比自己高不了多少的折原临也发问:“临也先生觉得,爱是什么?”

折原临也稍一愣神,然后从地上捡起正臣的钥匙串:“爱就是这个吧。”他从一大串钥匙里挑出一把,那是他在新宿的公寓的备用钥匙,“正臣一直是爱着我的。”

“那临也先生是不爱我的咯?”

“即使没有钥匙我也可以随意出入你家噢。”

“这样说的话,你可以随意出入任何地方。”

“我爱着所有人诶~”

“也是。”

即使得到了这样荒谬的回答,纪田也没有表现出一点失望或不满。他早就清楚自己的恋人就是这样的,早就习惯了和这样的人相处。他早就知道,爱就是不求回报,爱就是不对等,爱就是倒贴。

他爱着他,这份爱很难戒掉了。

“今天的纪田正臣限定版‘爱’是给纪田正臣买件新衣服!”折原临也夸张地手舞足蹈并宣告。

闻言纪田正臣也夸张地向后一缩脑袋,恨不得挤出三层双下巴:“恶!不要,像女孩子一样。”

“可你这样会让男朋友我很不安心诶?”临也把手从自己刚划开的破洞里探进去,还恶趣味地扯了扯正臣的内裤边。

-

纪田正臣把新卫衣泡在水里——新的这件和被划破的那件别无二致,因为折原临也说他穿这件很好看,所以应该每天都这样穿。简直是强行把自己的坏习惯施加给别人,好像生怕两个人之间没有一点共性一样。

爱是占有和偶尔施舍。纪田正臣想。

-

“波江小姐!”折原临也大声呼唤着不知道正待在哪个角落里的矢雾波江,“爱是什么啊?”

“你的爱吗?就是恶趣味吧。”

“我在认真提问哦。”

“认真回答也是我分内的工作吗?”

“你忍心让我苦苦寻找却没有答案吗?”

“爱就是——”不知道到底是良心还是同情心驱使矢雾波江走下楼认真回答,“触碰他,独占他,和保护他。”

“你真扭曲。”

“唯独你没有资格说。”

不得不说折原临也虽然是个人渣,但实在是个善于学习善于实践的人渣。因为第二天他又不知厌倦地跑去池袋——

在纪田正臣安稳的放学路上突然窜出来紧紧抱住他,把同行的友人晾在一旁;

在纪田正臣夸赞写字楼里走出来的OL很漂亮时,冲上去强迫她卸妆;

在纪田正臣遇见以前独色帮的朋友时,不由分说地把人一顿打。

“临也先生你今天很奇怪!根本就不像是你!”纪田正臣关切地试了试临也额头的温度,发现他的脑袋坏掉并不是发烧的原因。

“我爱你!”

“什么啊……!”他虽然被突如其来的告白吓到,还是保持了理智,“不要把责任推给我啊!”

“我想用不同于爱其他人的方式,来爱正臣。波江小姐说爱是触碰、独占和保护。”

正臣还是头一回感受到被爱的压力:“在爱这方面波江小姐和你还真是不相上下地扭曲……临也先生你用你的方式来爱我就好了,因为我……”

“因为你?”

“……因为我不是矢雾诚二!”

因为我所爱的是你,连同你爱我的方式。

爱是自投罗网,爱是执迷不悟。

-

岸谷新罗和赛尔提的lovelove weekend被一个手臂淌血的男人破坏了。虽说医者仁心,但一个故意把自己弄残废的男人并不需要被仁慈地对待。

所以这个男人最后还是用自己惯用的坏手段闯进了密医家里。

“新罗!好久不见!”

岸谷新罗笑眯眯地端来茶水,回应老同学的问好:“如果可以的话真希望以后再也不见!”

“你太热情了,新罗。你爱赛尔提吗?”

“开什么玩笑!”岸谷新罗对突然的提问反应得非常迅速,“‘新罗爱赛尔提’这句话禁止使用疑问句!这是百分之一千万的肯定句!我对赛尔提热烈的、永恒的、病入膏肓的爱绝对不容置疑!”

对上一个问题反应迅速的岸谷新罗却被下一个问题问倒了,倒不是因为问题本身有多难回答,只是由折原临也来发问实在太诡异了:“爱是什么?”

“你的爱就是折磨人玩弄人。正确的爱是爱她的一切,连同她自己不爱的部分。啊还有爱她的身体和曼妙的身……材……!”

折原临也对怪物和人类之间的情趣毫无兴趣,道谢后自觉离开了现场。

-

“请纪田正臣回答!”

“请折原临也提问!”

——爱是幼稚。

“纪田正臣对自己不满的地方是?”

“纪田正臣觉得自己的男朋友很幼稚!”

——爱是答非所问。

“折原临也超爱纪田正臣幼稚的男朋友,因为折原临也爱纪田正臣的一切!”

“呕!”

——爱是角色偏离。

纪田正臣对自己最不满的地方是,竟然爱上了折原临也这个人渣,并且坠入了爱的沼泽地,无法脱身,被爱束紧心脏、扼住咽喉、蒙蔽双眼。

——爱是没有退路。

-

折原临也学会爱了吗?

折原临也永远学不会爱。折原临也只是个游戏好手,他喜欢快乐,而不是喜欢爱。爱会快乐,而快乐不是爱。

“将军需要站在中心。”

于是将军站在棋盘中心。

“将军需要掩护皇后。”

于是将军退下前线。

“将军没有用了。”

于是将军粉身碎骨。

-

上帝爱过将军吗?

“我爱过他吗?我爱他。我爱他!”

——爱是无妄之灾。

 

 

FIN.


评论(2)
热度(60)
© 珀花了|Powered by LOFTER